返回专栏总览

大宗商品反弹,美联储三号人物也要走了

 

周一(11月6日),市场充斥了一系列的不确定因素,沙特自上周末展开的反腐风暴使海湾地区政局不稳。据路透周一报道,沙特王储藉由肃贪行动巩固大权,逮捕多名皇室成员、政府部长及投资人,其中包括知名亿万富翁Alwaleed bin Tala。据悉,共有11名沙特王子、四名现任部长及数十名前部长被拘捕。萨勒曼国王上周六晚间发布政令成立反腐委员会,并由王储萨勒曼(Mohammed bin Salman)担任该委员会主席,之后不久即传出反腐行动的消息。

 

美国现货原油价格突破55-56美元/桶上方阻力,隔夜盘中最高价格57.74美元/桶;布伦特原油周一收盘报价63.94美元/桶。受到中东地缘政治风险催生的避险需求提振,周一纽约时段现货黄金大涨1%,报1282.8美元/盎司。同时,现货白银更是上涨2.4%,至17.20美元/盎司。

 

 

美日谈判反响平平,美元/日元出现回落:

周一(11月6日)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日本。特朗普在访日期间抱怨贸易不平衡,呼吁“自由、公平和互惠”的贸易。周一特朗普会见日本商界领袖时并称,“我们必须加大努力。美国对日本的严重贸易逆差已经持续很多很多年。我们必须协商,会以友好方式进行。”与此同时,特朗普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“不是正确的主意”,他会推动大幅降低复杂程度。这是特朗普亚洲之行的第二天,眼下正在日本进行国事访问。特朗普还表示,日本已经“赢”了几十年,美国常年苦于对日贸易逆差,希望同日本就贸易赤字问题进行谈判。2016年,日本与美国的贸易逆差达到689.4亿美元。

 

周二(11月7日)据外媒报道,日内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内阁会议后对记者表示,日本不会利用与美国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(FTA),来解决两国间的贸易失衡问题。麻生太郎指出,美国存在贸易逆差是事实,但形势已与1980年代贸易摩擦令双边关系紧张的时候不同了。受此影响,隔夜周一美元/日元在114.00上方承受一定压力,上周五非农数据公布后最高一度飙升至114.71,周二亚市时段延续疲软表现,市价113.85附近。

 

美联储三号人物也要走了:

纽约联邦储备银行6日在一份声明中确认,行长杜德利(William Dudley)将于2018年中退休,较原定日期提前了六个月左右。据报道,寻找杜德利接班人的工作已经开始,预计会于2018年中旬完成。北京时间今晨1点,杜德利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“金融危机教训”的演讲中没有提及经济前景和美联储政策。他指出,过去的危机非常可怕,需要更为努力以保护金融市场和经济。目前正在寻找新的继任者,资本、流动性与结算标准至关重要。

 

特朗普上周提名美联储理事鲍威尔在现任主席耶伦明年2月任期届满时,替其职位。但报道称,鲍威尔的政策立场被视为与耶伦大体一致,杜德利的退休被认为与耶伦离开美联储无关。在美国摆脱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中,杜德利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。在过去的几年中,耶伦和杜德利合作密切。在美联储的理事会中,副主席费希尔在10月中旬的时候选择了离开美联储。加上原本就有2个理事职位空缺,这就使得理事会的空缺人数达到了3人。

 

杜德利,现年64岁,在二战后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肆虐之时掌管了纽约联储。基于杜德利的工作经历,在美联储的决策过程中,他都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。这就让人联想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,雷曼兄弟(Lehman Brothers)、美国国际集团(AIG)和贝尔斯登公司(Bear Stearns)的倒台。不过,也正是美联储采取了当时的被认为是最佳的处理措施,才得以阻止了整个金融体系的崩溃。在杜德利领导下的大部分时候,作为量化宽松政策的一部分,纽约联储负责囤积数以万亿计的资产。随着宽松措施的进行,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最终达到了4.5万亿美元。而现在,美联储开启了缩表计划,纽约联储又将负责缩减资产负债表。

 

旧金山联储威廉姆斯访谈:

美国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(John Williams)周一(11月6日)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美联储(FED)应争取在12月加息,同时明年再加息三次。威廉姆斯还称,无论目前处在辩论阶段的税收改革结果如何,美联储都有能力管理好经济。美联储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从宽松的货币政策实现软着陆。

 

威廉姆斯指出,“物价目标是强有力的工具选项,美联储应该在物价目标上展开讨论了。”上周四(11月2日)美国总统特朗普(Donald Trump)提名美联储理事鲍威尔(Jerome Powell)担任下一任美联储主席。如果之后通过参议院的确认,鲍威尔将于2018年2月在现任主席耶伦(Janet Yellen)任期结束时接任。对此威廉姆斯认为,特朗普提名的鲍威尔“既拥有强大的共识构建能力,也将确保我们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,将两者有机地集于一身”。

 

返回专栏总览